您当前的位置:云动态>服务器新闻

云动态

服务器新闻

魔兽世界怀旧服务器正式开服:WOW怀旧服带你穿越过去,回到17岁

作者:网络来源 版权信息:原作者 点击数:8054 更新时间:2019-08-27

作者:精确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4424447/answer/76823426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随着2019年8月27日的一天天临近,许多人都在等待,等待着克罗米按下时光机器按钮的那一刻。

时光回溯,2004年11月,魔兽世界北美服务器正式上线,距今15年。

2005年4月,魔兽世界中国服务器上线,距今14年。

2006年9月,魔兽世界1.12版本发布,距今13年。

也就是克罗米按下按钮以后,要带我们回去的地方,13年前的游戏版本,13年前的游戏设定,从现在来看,多半还能带回那些——13年前的人。

13年,足够一个婴儿成长为一个少年,13年,也足够使一个青年成为一个中年。

而中年,似乎总是伴随着危机,混杂着焦虑,如果说中年最需要什么,那一定是德鲁伊的“回春术。”

青年已经远离,老年遥遥无期。

而克罗米手上的按钮,就拥有着回春的魔力,能瞬间把我们带到13年前。

13年前,那是一个和现在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不管游戏还是现实。2006年,全国所有城市,包括一线城市的房价,都还没有开始飞涨,大家不背房贷,也不需要投资理财,还都在想着靠自己的辛勤劳动过上美好生活,没有人急着财富自由,也没有人着急捞一把上岸,人与人之间还有单纯的信任,网友也不流行见面,更别提约。

大多数人都有自己的精神世界,我指的是,那种向上方向上的精神世界,心里都埋着一颗美好的种子,玩游戏也非常用心。而魔兽世界,就顺理成章的成了这颗种子最合适发芽的土地。

无数人带着梦想和憧憬来到这片新土地,建立了第一个角色,接受了第一个任务,虽然世界陌生且艰难,但探索和开拓精神鼓舞着所有人,给路过偶遇的人加个BUFF让他带着自己的祝福去冒险,几乎成为了一种习惯。不明白的任务可以综合频道里问,打不过的任务可以找人帮忙,虽然冒险很艰辛,升级也很慢,但从不会乏味和疲倦。

大家期盼怀旧服,不光是因为原来的版本有更美好的体验,更是因为之后的若干版本,抽走了之前版本成功的基石,从而越来越让人感觉到乏味和疲倦,一个又一个英雄人物被送进副本成为BOSS,一套又一套的职业套装,无穷无尽向上膨胀的装备属性,使人有了一个又一个不得不达成的目标,有了好装备,就能去打更强的副本,打了更强的副本,又能拿到好装备,有了好装备…… 陷入循环。而版本在做的就是更快的推出新的版本,如此,怎能不让人乏味。为了解决乏味问题,游戏也增加了很多新内容,甚至可以说博采众长,比如6.0加入了“史诗级”的要塞系统,在那之后,不管游戏又出了什么新内容,玩家总是回答,“休想骗我出要塞”和“又想骗我出要塞”。我不知道这是否算要塞系统的成功,但作为一款拥有广阔世界,以探险为基础的MMORPG,成天让玩家一个人埋头在自己的要塞里,这种设计多少有些一言难尽。

游戏版本的变动也带来了玩家游戏方式的改变,这一点很隐蔽,却致命。当装备推出的越来越多,装备自然在PVE,PVP中的重要性占比也越来越高。版本过快的更新迭代,带来一部分玩家很难跟上主流的进度。有需求,就会有供给,那些拥有较长的游戏时间,能跟上版本进度的玩家,和那些没有太多时间,想拿到好装备的玩家,有了共同利益,而金币,就成了促成的媒介,金团就这么应运而生,并且在网络支付进一步发展以后,演化为了支付宝团。

看起来是方便了所有玩家,时间多的通过玩游戏换到了钱,钱多的花钱买服务省时间,这不是一件好事吗?资源得到了最优配置。

但是,问题不能只看表面,实际上金团或者说支付宝团的出现,瓦解了魔兽世界这个庞大世界的最后一根顶梁柱,也就是社团。三角形是具有稳定性的最简形式,而另外的两根柱子探索和社交也几乎同时坍塌,游戏的陷落,只是时间问题。虽然在外界看来是CTM的大改带来了玩家的流失,而在我眼里,实际上WLK上线的内容,已经为衰落埋下了伏笔,也许这才是,真·巫妖王的复仇。

先说作为一款MMORPG的核心支柱,冒险和探索,魔兽世界一开始就在这方面做到了出类拔萃甚至可以说是独步天下。丰富的地形地貌,多达几十张地图,广阔的可探索空间,而且不同地方的小动物布置都不一样,比如鹿在森林,蛇在荒野,老鼠在室内,狮子在草原,直到我在岩浆里看到有极其细小的生物在活动,凑近一看原来熔岩的缝隙里生活着一种叫熔岩蟹的小动物,我惊呆了,连岩浆地形,都有专属的小动物!!这是何等的丧心病狂。后来,因为我每次下线一定要躺到旅馆的床上去睡,睡过很多旅馆,每次我也有很仔细的看,我发现魔兽世界每一个旅馆房间和床的布置都是不同的,专业点应该叫房间内饰不同,那么多旅馆,个个不同,而在其他游戏里,几乎同类型的建筑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另外我要特别提一下旧世界极具空间层次感的地形设计,不管是藏宝海湾的旅馆,还是黑石深渊、黑石塔副本,都堪称典范,极小的空间通过分隔就能创造出柳暗花明又一村让人眼前一亮的效果,藏宝海湾联盟和部落的飞行点,都是要花点功夫才能找到,非常近的距离,但第一眼就是看不到,要花心思才能找到。反观TBC以后几乎所有的副本,几乎都是一条道走到黑,沿着一条路一直走一直推,1号,2号,3号,4号,结束。TBC飞行系统的加入,看起来是顺应了玩家的要求,其结果就是使地面活动成为多余,也因为飞行,地形的设计变得无关紧要,螺蛳壳里做道场般的精雕细琢,自然也不复存在。野外PVP,也让位于奖励丰厚的竞技场PVP。旧世界庞大的,精细的,魔兽世界引以为傲的野外世界,消亡。随之,爬山党成为历史。

MMORPG还有一个特点,有冒险探索就必有组队,有组队,就必有社交。交三五好友,上可打任务副本,下可做精英任务,没事还能互通有无,交换装备,互相支援买马。更别说平时聊天带来的精神愉悦,古人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而探索世界,就给了我们找到知己的机会。3.3版本上线的随机本系统,一键就可以排到队友,看起来是方便了组队,其结果是五人本再也没有人说话,陌生社交,结束。

最后游戏中由极具挑战性的团队副本凝聚起的公会系统,在金团的打击下风雨飘摇,最先流行金团起始于台服的3.2银白十字军版本,我正好全程见证了金团的出现和壮大,也算见证了历史,当时的情况是冰冠堡垒还没有开,而3.2的银白十字军竞技场也被刷了太久,因为十字军竞技场不刷小怪,知道打法,装备合格,野团也能很容易的过,从难度上来讲不需要公会,有些人为了特定装备才去打,所以金团开始逐渐的出现,不需要装备也可以分金,需要装备的就花钱,一开始只是一两个这样的团,后来蔓延成了风潮,满世界的金团让公会团逐渐成为了一个旧时代的笑话。公会产生的凝聚力,也消亡了。

培养新人,成为了过去式,那时候游戏内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新人赶紧去金团提升一下装备。可金团的装备自然也不是白提升,需要花金买,新人又怎么会有金呢?答案自然是,问工作室买。

就这样,一个时长付费的收费游戏变为了道具付费的免费游戏。

可市面上不都是免费游戏吗?魔兽世界变成这样又有什么影响呢?

我们都知道,在免费游戏中,免费用户也是提供给付费用户的一种游戏体验。

所以免费用户自身毫无体验可言,尽管同样买了点卡或者月卡。但只要没买金,就一定玩的很辛苦,没请代练,军衔和竞技场等级就很难打上去。当年的一些老玩家,对怎么都上不去的R14颇有微词。

新人装备要靠金团提升,而金团只有老板和打工两种位置。没金显然不能去当老板买装备,然而去打工赚金,新人没装备也不可能要,于是就这样被排除在了游戏体系之外。

剩下还能做什么呢?练完级到处发呆无所事事只好离开游戏。从这我们可以看出,那些遵守规则自力更生的新人,最后反而游戏体验最差,不懂门路的新人,几乎无法融入游戏,老人们玩着自己的游戏挣着自己的钱,却将新人挡在了门外,几乎失去所有的新鲜血液的魔兽世界,只剩下频道里一排排的卖金广告。

所以,当一年多前暴雪放出消息要开出怀旧服的时候,我看到了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嘲讽,其中流传最广的一句是:“你怀念的不是版本,而是青春。”意思很直白,不看好怀旧服,回不去的终究回不去。

所以如果我们要回怀旧服,必须问一个问题,克罗米可以按下按钮开启怀旧服,可魔兽世界怀旧服真的能怀旧吗?我们回的去吗?

要弄清楚这个问题,首要任务当然是定义什么是“怀旧”,然后才能知道能不能回去。

也就是说,我们到底要从怀旧服得到什么。老实说,我不知道,因为那是一种过于模糊的感觉。但我至少知道,想要怀旧的那些东西,靠买,也许买不来,因为我们在无数免费游戏里买过,没有买到。也争夺不来,因为我们在无数有攻城系统,有PVP竞技系统的游戏里争夺过,也没有夺到。所以我们才会选择了魔兽世界而不是其他游戏。

仔细想想,我们也许在怀念第一次看到巨大世界的震撼,第一次感受到陌生人善意帮助时的喜悦,第一次获得装备时的快乐,第一次克服困难战胜精英时的兴奋。甚至也许,我们在怀念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但只要踏上艾泽拉斯这片土地,置身于记忆中的一个个场景,荆棘谷,黑石山,加基森,我们才能知道自己在怀念什么。也许我们就是穿过艾泽拉斯的风,搅动了这个世界,所以让这个世界鲜活起来。荆棘谷的竞技宝箱,因为有人抢而变得有价值,费伍德的风歌花,因为有人摘而变得有用。霍格,也因为有人去拜访而变得出名。

游戏版本只是一个大的系统,就像一部巨大的机器,我们玩家是驱动这部巨大机器的燃料,顺着版本设计的管线,流动。

然后这部巨大的机器转动起来,那一刻产生的光芒,震撼着作为燃料的我们,这么大的世界,这么多的人,每个人都在做着不同的事,在他们自己的轨道里运转,有人在刷东泉豹,有人在刷血帆帽,有人想要亡骨马,有人想要争首杀,有人在战场沉迷,有人在荒野钓鱼。

60年代原本就不是英雄叙事,甚至可以说是蝼蚁叙事。每个玩家都不特别,每个职业都有缺陷,每个人都不重要。

所以那句:“你怀念的不是版本,而是青春。”咋一听很有道理,可是真的对吗。上边说过,版本是一部巨大的机器,玩家只是顺着这部机器设计的管道在流动,所以不同的版本,被玩家驱动以后运转的形态也是截然不同的,60版本确实是特别的。是的,十多年过去了,玩家的心态也不一样了,不一定会按照系统设定的方向流动,甚至可能故意的去堵塞管道,改变系统。但这并不是版本的问题。

一个好的版本给到我们,我们该怎么对待?利用我们的经验买金赚金速推大副本开支付宝团?很多人把这次视为一个巨大的商机,一个聚集了许多肥羊待宰的机会,另一些人则想着弥补当年的遗憾,砸钱把自己买毕业。

可是就算买成一身神装,就真的可以怀旧吗?还是说只是又重复了魔兽世界正式服的老路。为什么不能当初怎么玩,现在就怎么玩,哪怕时间没有那么多,但至少自己有真正的体验,有从小带大一个号的感觉。

如果走工作室路径,我希望大家能认识到,任何资源的价值都来源于垄断。本来是低价的资源,只要垄断,就可以获得高额利润。所以军衔系统也好,稀有的草和矿也好,大副本的装备也好,都具有被垄断的天然条件。

我并没有说这样的垄断不好,或者有什么问题,但我更不觉得这样好。

我想说的是,我们确定要把一个好好的版本玩成这样吗?

玩成这样还是经典旧世吗?我清楚的记得,经典旧世没有金团,没有手机支付,没有买金平台,有的只是互帮互助,探索发现,全身心投入。

如果想玩一个商业和功利的游戏,如果想花钱速成,2019年的网络上有1000款游戏可以选择,其中至少有几十款要比魔兽世界更精美,砸钱以后玩起来也更简单更舒服,为什么偏偏要来怀旧服呢?

13年前经典旧世版本升级为燃烧的远征,4年前美国十万人白宫请愿重开经典旧世,3年前原制作人携23万玩家签名对话暴雪总裁请求开放经典旧世,数次后暴雪终于松口,接下来是2年的漫长等待,当终于快到最后这一刻的时候,我在论坛上看到的却是很多人准备两周通关MC,以及在研究怎么赚钱,怎么代练军衔,羊都还没开始吃草,狼已经在准备围猎。整个经典旧世的服务器开放,很多人没有出一丝力,都是欧美的玩家在和暴雪抗争,因为暴雪掐断他们唯一怀旧的途径——私服。最后终于抗争成功,官方怀旧要开放了,结果怀旧的玩家还没聚齐,指着怀旧服发财的人已经在提前布局。

开不开怀旧服工作室并不在意也从未出力,但确定怀旧服要开后却想把怀旧服变成牟利的工具,我真心希望那些想从工作室手上买金和买各种服务的人,能把钱花在买网易的月卡上,买多少张都可以,但不要花钱来改变游戏规则和秩序,因为还有很多人一样花钱买月卡玩这个游戏,他们的时间和劳动并不比谁的更便宜。

都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都说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都说这个时代就是赚钱的时代,专心赚自己的钱,别想那么多,累。都说这是一个自由主义的时代,再也没有荣誉再也没有集体。

可是,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我们到底为什么要玩怀旧服,如果怀旧服都不能怀旧,又成了后边版本的买金代练下金团,那回归还有什么意义,为什么不直接玩新版本。

是的,我不英勇,十多年前我就反对买金、代练,然而我从未行动,只是一味的管好自己,扫着自己的门前雪。十多年过去了,这个产业有缩小吗?不,还在扩大。我可以只做好自己。可是,一款又一款的游戏前仆后继的倒下,倒在外挂,倒在代练,倒在开发商不停推出新装备压榨玩家,而魔兽世界一个14年前的游戏版本,却被无数人怀念,多次请愿并成功开出来,这说明什么?

说明人是有心灵的动物,心灵赋予我们人性,所以人不是机器,人的心里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是心而不是脑子把我们带回经典旧世。如果我们仅用脑子来想,我们能想到的新版本是什么?会不会是类似于发布会上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的PPT展示,12000+件新装备,600+新技能,300+新副本,100+新地图,看起来气势恢宏实际却徒有其表。

新版本有新的装备,更高的属性,可以虐原来版本所有的怪,有新的副本,新的玩具,新的种族,新的玩法,可以飞行,不愁找不到人下本,还有传家宝。有这么多新东西,那不是棒呆了。

然而我们的心,有自己的想法。它宁愿选择一个不那么完善,不那么丰富的版本。

为什么?

作为一个游戏制作人,我也开发过几款游戏,见证过自己游戏的兴盛和衰败。同时,我也是玩家,也玩过数款游戏,见证了别人游戏的兴盛和衰败。而这中间,总是跳不开过度追逐短期利润而产生长期危害的问题。玩家是为了游戏体验才留在游戏中,而当游戏不提供游戏体验给免费玩家,而把免费玩家作为游戏体验送给付费玩家体验时,就像一个老师在课堂上开始不认真讲课,而把所有考试内容都留到课后的付费补课上去讲,补课的孩子当然可以有好的考试成绩,可不参加补课的孩子,就成了衬托好成绩的道具。这样一来,老师的短期利润自然是迅速提升,为了不垫底肯定会有更多的孩子报补习班,然而,我们失去的又是什么?

当然,会有些聪明人告诉我什么都没有失去,反正不是老师的孩子,但赚来的钱却实实在在是老师的,呵呵,确实“聪明”。

我们失去的又是什么?

当年的我,没有时间想,或者说,我没有坚定的意志去想,当某个业内霸主级的大公司运营非常坚定的告诉我,“你的这个系统看起来目的不明确,做系统一定要有明确的目的时”,我动摇了。基于可玩性的设计,试图给玩家带去更好游戏体验的设计,真的是在浪费一个月的开发日程吗?我真的应该把开发路线调整成,每一个系统对应一个明确的付费点,这些付费点能为玩家提供可见可感知的提升,且付费提升过程要简单直接,易于操作吗?可是明明游戏里免费玩家和付费玩家的差距越拉越大,免费玩家已经快没有游戏体验,我们还要继续考虑付费玩家的爽快度吗?CEO的看法是,“免费玩家又不付钱,管他们干什么,让付费玩家玩的爽才有钱赚啊”。我无言,默默回到办公位上。

可接下来我做了什么呢,坚持做好免费玩家的游戏体验,限制付费玩家的过度强势吗?不,一转眼功夫,两条全新付费线的雏形就在脑子里浮现出来,这次不光有属性提升,还会附带外观上的变化,这样才能对付费玩家产生足够的吸引力,他们现在已经不是属性不够强,而是需要满足自身的身份属性,让自己在游戏中具有独特性,这和现实里拿5000薪水却要背2万名牌包的行为并没有本质区别,进会议室叫来两个策划把思路分别交待下去,1个半小时转眼没了,快到晚饭时间,不知道是饿了,还是什么,那天心里空荡荡的。

这种空的感觉并非因为对项目没有说一不二的绝对控制权,因为做任何事情的本质其实都是合作,追求绝对的权力和控制力只会让自己陷入疲惫。也不是因为理念上的不合,我无意拿公司发的工资和给的职位来践行自己的理念。我认为这种行为不对,我只是一个为公司创造价值或者直白一点叫创造利润的人,公司如果需要短期的利润,并且马上要,那么我就创造短期利润,这就是我能做的所有事。就算我理念上不认可,比如现在,但我不能在当时还在公司一边拿着工资一边拿着权力的时候不认可。毕竟事情永远很复杂,也许CEO急着要利润是因为大股东急着盈利,也许是公司现在账上没有流动资金,谁又能知道呢?站在自己角度上,自己永远最对,可是换个角度呢?所以,我写这篇文章,也只是引发思考,对与不对,自行判断。

而那一天的空,来源于潜意识终于浮现到意识,让我认识到了,我过往所有从业的生涯,无非是一场盛装的兜兜转转,看起来策马狂奔,飞驰千里,实则牵驴拉磨,原地转圈,把无数免费玩家磨的粉碎,用他们作为养料,喂肥付费玩家,宰割获取利润。我只是在一个又一个游戏题材下,挖一个又一个付费坑,并协助一个又一个玩家一个又一个填满。所以见多识广的大公司运营才会警告我说,“目的要明确”,因为一旦目的不明确,不以获取利润为目标,不盯着棍子上的胡萝卜而环看四周,很快就会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幻觉,你磨碎了别人,其实也就绞杀了自己,而那根磨绳,就是自己的绞索。我为公司做事,而其实,公司也只是替渠道做事,因为渠道上有流量。而玩家,就是那个流量,流量只需要快速流动,走完流程。吸引流量前来,榨干流量送走,然后尽快流动到下一款游戏再来一遍,不变的是“目的要明确”。

所以,那么多国产游戏为什么往往死的很快,为什么有时候甚至上线杀鸡取卵的更新,因为要尽快流动,要把这款游戏能收上来的钱以最快的速度收上来,然后推下一款。

同理,工作室会给魔兽世界怀旧服带来什么?当然也是一样的,以最快的速度收上来最多的钱,员工成本是按月计算的,至于会对怀旧服的寿命产生什么影响,反正是开门做生意,不是这款游戏就是那款游戏,哪款红做哪款,做死了好赶紧换。

所以大概率工作室会把玩家亲手玩需要1年的游戏内容压缩为1个月,在你付费以后塞到你手上,实际你买到的只是游戏的内容比如装备,而不是游戏体验。也许你会试图用买来的游戏内容去补齐游戏体验,但穿着已经成型的装备再来一次,肯定不是那么个味道,何况也遇不到一起练级的朋友。注意,经典旧世并不是之后的那些版本,有那么多追求,有那么快的版本更新,需要你去金团买装备不断的去追赶,经典旧世有的是时间,也没有那么多的追求,为什么要急着赶路,多买几张月卡慢慢玩不是更好吗?没有一起玩的朋友,要那一身装备又有何用?

很多人认为奋斗是一种苦,是付出,而我认为,奋斗恰恰是一种权利,是收获。有那么几年,网络上很多人高喊:“土豪,求包养”。在我看来,包养等于是扼杀了人生命中的更多可能性,而得到的,却是最微不足道自己本也可以去挣的钱。

花钱问工作室买游戏内容,其实就等于剥夺了自己亲手去获得游戏体验的权利。

可能会有些“聪明人”把我上边这段内容解读为让大家多买网易的月卡,这就是网易的托,虽然我明明以个人从业经验、游戏版本特点等多角度分析了为什么经典旧世值得我们认真玩。所以这个时代最不好的一点就是再也没有真相,到处都是利益之争,媒体上不管报道什么事情都会再三反转,网友以为自己在为正义发声,最后三番五次反转以后发现双方都不是好人,只是各自在利用舆论。世界进入了后真相时代,媒体进入了流量时代,还记得我说的在游戏行业流量会被怎么对待吗?是的,在其他行业也一样。结果就是所有美好的事情,全都包藏着祸心。天天分享编造的养生知识,一天到晚为你身体健康操碎了的心的,最后是为了卖保健品,当然,这保健品吃了有什么用,就看你自身想象力如何,疗效全凭想象。天天分享理财知识,开口就是,“你不理财,财不理你”,“复利是这个宇宙最强大的定律”,最后是为了卖高回报的P2P理财产品,当然,你看上的是别人的利息,别人看上的是你的本金,投进去,这钱就再别想着回来。在这里我多说一句,大多数人能仅仅控制自己一个人做到每天坚持做一件事1小时坚持10年吗?比如背英语单词。连只控制自己一个人都做不到长时间连续保持一个状态,你指望机构可以控制整个市场做到10年连续盈利?还有情感导师为大家情感解惑,结果男的教PUA,女的教钓凯子的,股市大神为大家点评股市,结果套散户玩的。再不入局就晚了,拥抱新技术革命,区块链割韭菜的。微商护肤美容,喜提玛莎拉蒂的。到处是机关,到处是陷阱,到处是钱。2006年,有这些吗?

所以工作室是要做什么?造福没有时间玩游戏的玩家?提供更便捷更方便的服务?我觉得和保健品一样,疗效请自行发挥想象力。

脸在面上,弄脏了,洗一洗就干净。心在胸中,弄脏了,洗不到也洗不了,只能慢慢养。脸脏了,所有人都看得见,心脏了,只有自己知道,甚至还可以自己骗自己,自欺欺人让自己也想不了感觉不到。

但是,人。早晚有一天要面对自己的心,早或者晚,但逃不掉。

所以我现在可以回答那个问题了,老师的短期利润迅速提升,为了不垫底更多的孩子报了补习班,全班的考试成绩都有了提升,我们失去的是什么?

失去的,就是自己的心,是成为更好的人、获得更好体验的可能性。

我们又得到了什么?

一个两面三刀,唯利是图的老师,一帮爱走捷径,作弊成性的学生,合起来就是一群鸡鸣狗盗之徒行寡廉鲜耻之事。最后倒霉的却是认真上课的孩子。只不过,在这个时代,大家对走捷径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有这样的环境,怎么会不产生翟天临、赵雨思,最近又来了一个李敏,而他们都是个例吗?显然不是,水面下的,只会更多。

所以我怎么会不知道就算我说了,也没有用,工作室依旧会在那好好的开着,我怎么会不知道轻飘飘的道理撼动不了赤裸裸的利益,我怎么会不知道,就算我写再多,获得的肯定再多,开服以后,买金代练的只会更多。

我都知道。

可我要守的原本就不是工作室,而是自己的心,工作室并不是我的敌人,它是人类无休止无节制的贪欲,还记得千与千寻里那个贪吃的无脸男吗?

工作室是我的朋友,正是有它的存在,才能时刻提醒我人身上存在着的另外一面,而作为一个人类,这也有可能成为我的样子,只要环境合适,就有可能被激发,这能时刻提醒我,身处一个正确的环境有多重要。而正确的环境要怎么来,靠消灭得不到,只能靠守住自己的心去营造。为什么屠龙勇士终成恶龙,因为守不住自己的心,单纯的去消灭,则治标不治本。

魔兽世界是唯一的。

请记得,这是唯一一款能更新十四年还有大量人气的MMORPG,更是唯一一款迭代了八个大版本以后,第一个版本还能不过时具有可玩性的游戏,更是唯一一款时隔十多年时间把第一代版本原样开出来还受到大量追捧并拥有热度的游戏。

这样一款游戏,我们应该怎样对待它?我敢肯定,最好的方法是,把钱拿来多买几张月卡,支持官方继续开发,就会有越来越好的怀旧版本,而不是把钱拿来代练等级和军衔,等2个月装备毕业只会站街,留下一句:“游戏也就这样,就是玩个情怀”就离开了。这种花钱毕业,“我来过,我毕业了,我走了”的玩家,不是说不对,但会让那些真正在玩游戏的人体验很不好,打战场升不了军衔,采资源野外被包干,想买个材料拍卖全高价。我想,06年并不是这样的,现在06年的版本回来了,你回来了吗?记得,版本是靠人驱动的。只有版本,世界依然是死的,只有人的心,才能让版本活过来。

欧美玩家数次请愿,非常艰辛付出很多努力才触动暴雪开始制作,暴雪至少花费上千万制作成本,才能原样重建经典旧世,在如此高的代价背后,我们不费吹灰之力搭着顺风车,有了一次穿越回13年前的机会,我们将如何使用这次机会?我希望我们能有更多的感恩之心,感恩在我们懵懂的年代,暴雪精心制作的游戏给了我们那么多回忆,让我们在现实世界之外,拥有了另一个美好的世界,感恩在十四年之后,我们还能重回青春,重新聚首。

如果十多年后可以原样开出来之前的版本,我们可以说是暴雪老了只会炒冷饭吗?我们只能说,谁都不能永远不老,至少暴雪曾经年轻过。不要怕老,只要曾经年轻过,等到注定要老去的那一天,至少,我们还能有年轻的回忆。

十多年过去了,我们还能回到当初的那个自己吗?克罗米带来了用心的版本,但是用心的版本只能用心去玩才能运转,答应我,不要用钱践踏它和其他玩家好吗?

你可以不爱这个世界,但请不要毁了这个世界。因为这里是魔兽世界怀旧服,它规模不大,来历曲折,它内容不多,扛不住刷,它寄托着很多温情,也是很多人遗失的希望,它承载着青春,也将负责回春。如果你喜欢怀旧服,那么不管回不回的去,请跟着我努力一次,因为这是唯一的一次机会,因为魔兽世界世界唯一,因为重开版本唯一,不要轻易浪费了它,你的青春,只能靠自己守护。

暴雪已经做好了机器,剩下就靠我们驱动了,我们将如何驱动这部机器,还是要堵塞它,决定权都在我们自己手上。而决定这一切的时间越来越近了,8月27,克罗米,请带我重回14年前的艾泽拉斯,如果可能,请你让世界也变回去。

我不一定会组建公会,但我想建一个QQ群,为更多愿意用心体验游戏的玩家提供一个去处,就像沙漠中会有绿洲,就像疲惫的旅人应该有旅店,只要你认真玩游戏,就不会孤单。这个世界,还有许多拥有心灵的人,哪怕我们只让一个服务器,回到14年前,那都是一件足以骄傲的事情,就没有枉费怀旧服的开发。而且,我们逆转了时光,找回了自己的青春,愿我们的青春里,有所有温暖玩家的影子交相辉映,QQ群,49639517。

三年魔兽,留下一生记忆,十年感想,化为一篇长文,繁杂经历,所幸初心未改,穿过风雨,惟愿矢志未渝。

那么魔兽世界怀旧服真的能怀旧吗?问问自己的心,答案就在心里。

转载来源:主见服务器评测

原文地址:http://www.zhujian.org/server/cloud/2459.html

再过8个小时,北京时间2019年8月27日早6点,《魔兽世界》官方怀旧服将正式开启,一扇穿越回过去的神奇大门就此打开。

可以预见这注定将是一个特别的清晨,太阳照常升起,但是有那么一群人不再急着洗漱出门,挤地铁、赶公交、抢车位,而是在难以名状的情怀和好奇心驱使下,先把电脑打开,进游戏看上一眼,或是早已请好年假,冲上一杯提神的咖啡开启如梦似幻的一天。

如果大家能跟我一样留一些耐心,不妨试着驻足新手村门口,你们将看见数不清的角色一个接着一个诞生,争先恐后的冲向这个并不再陌生的“新世界”。虽然无声,但是相信我,你一定能感受到他们的欢呼雀跃,这样的画面只此一次,不说空前,但是恐难再现。

让我们来一起回顾一下怀旧服的发展历程:

2016年,暴雪正式起诉欧洲乃至全世界最为知名的经典版本魔兽世界私服“Nostalrius”,随后Nostalrius团队宣布将停止与Elysium团队开放魔兽世界私服的行为,令人意外的是,在这之后,他们为希望暴雪开设官方怀旧服的玩家征得了近25万人的请愿,并通过前魔兽世界制作人马克·科恩(Mark Kern)递交到了时任暴雪CEO麦克·莫汉(Mike Morhaime)手中。这一群可爱的人用自己的行动,第一次让暴雪看到了玩家们的满腔热情和迫切需求,这也给了后续开设官方怀旧服足够的信心和理由。

2017年暴雪嘉年华上,官方正式公布了万众期待的《魔兽世界》官方怀旧服消息,表示未来会为《魔兽世界》服务器提供“怀旧”(Classic)选项,供玩家体验,不过并没有再透露更多内容。

2018年暴雪嘉年华上,玩家得以首次试玩这一段充满传奇的版本,但是仅限于十字路口和西部荒野两个新手区域,可玩内容虽然极其有限,却不足以阻挡玩家们的热情,仍有大量玩家购买嘉年华虚拟门票只为获得试玩资格,能在熟悉的老地方站上一会对于他们来说已是心满意足。

经过漫长的等待,《魔兽世界》官方怀旧服最终定档2019年8月27日,令人惊喜的是,在网易多年以来愈发成熟的运营下,国服这次也没有例外,这将是自8.0版本以来国服第二次实现真正的全球同步。

2019年8月9日,《魔兽世界》官方怀旧服进行了开服前最后一次全民压力测试,鉴于玩家们高涨的热情,原定于8月10日结束,为期1天的压力测试延长至13日结束。

2019年8月10日,国服《魔兽世界》官方怀旧服公布了首批8组服务器,并宣布将于13日开放角色预创建。

2019年8月14日国服官方紧急宣布,将于8月15日为《魔兽世界》官方怀旧服新增三组服务器。在这之后,随着不断拉升、屡创新高的预创建角色数,增开服务器也在不断增加……

随着27日逐步迫近,官方的、媒体的、玩家间口口相传的消息络绎不绝,官网发布了怀旧服寻亲H5专题,玩家也纷纷在网上晒出自己硬盘里珍藏多年的老照片,这款运营了15年之久的老游戏一夜之间焕发了第二春,不断冲击着各种热搜,话题榜。守得云开见月明,期盼的呼声跟每个玩家悸动的心一样,扑通扑通,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朗。

 有时候我不禁会想,为什么魔兽两个字会有如此魔力?业内人士也许会头头是道的分析当年的游戏市场大环境,MMORPG玩法的突破性进展,大赞其强烈的代入感和沉浸式体验,但是对于我,一个普通玩家来讲,只是因为《魔兽世界》的回忆太长,长到伴随着我这一代人经历了人生中最最美好的事情,始于懵懂的恋爱,深厚的友谊和无忧无虑的校园时光,历经苦辣酸甜和曲折波澜,终于苦涩的分手,伤感的离别和无可奈何的忘却。

有人说《王者荣耀》是一款神奇的社交游戏,两个人即便不熟,掏出手机来一盘总能找到共同语言。魔兽放在以往又莫不是如此,每次跟天南海北的朋友们扯些闲话也难免会“忆往昔,拳打MC脚踢黑翼岁月稠”。我突然意识到,无论你是来自南京北京,还是沈阳武汉,我们都曾快乐的驰骋在同一片土地,奋斗着同一个目标,探索过同一个充满惊喜的世界,它叫 魔兽世界。我们都曾仰望着同一轮卡利姆多新月,聆听过同一片无尽之海浪涛,并因此得到过内心的安宁。

当然我也知道,很多人在不断唱衰怀旧服,当你打开朋友圈想召回曾经的战友时,却发现工作室早已抢先一步讽刺十足的喊出“欢迎回家”;曾经代表着全工会努力和信任的无上荣誉——风剑橙锤,如今却被明码标价;当我们打开游戏重回艾泽拉斯,却发现自己曾经彻夜陪伴守候采集黑莲花的牧师女神,现在打个副本都要因为给孩子喂奶而暂离好几次,曾经从不缺席活动的宅男MT,也因忙于生计,默默玩了个德鲁伊,强颜欢笑的说着能随便混一下就好。

“时代变了!” 这是游戏里加尔鲁什对古尔丹说的一句经典台词,如今也像是意味深长的对我们说着一样的话。

不过怀旧真的就只是为了沉湎并简单的再现旧时光吗?怀旧服是一座桥梁,一个契机,我看见太多人乐此不疲的每天刷新着官方寻亲H5,只为了能看见那些回忆中熟悉的名字再次出现。在等待怀旧服开服的日子里,我的微信里莫名其妙的就多了好多群聊,什么怀旧小分队,什么练级互助小组,一群久未联络的老朋友因为怀旧服重新聚在了一起,摩拳擦掌地规划着职业,计划着未来,虽然一切未必如想象中美好的残酷现实我们都心知肚明,但是最美好的事情往往莫过于现在,而非未来。怀旧也许就是十五年后,还能拉着三五好友,灭团之后灵魂状态一起穿行在卡加斯峡谷,一边打字吐槽这天杀的复活设定怎么还是这么TM反人类,一边走着十几年前走过的路。

“还记得这里吗?”

“我们最后一次下线的地方。”

电影《重返十七岁》里,最终Mike在比赛开始后,幡然醒悟,毅然离场追上Scarlett,对她说:“You're the best decision I ever made, I just forgot。” 魔兽亦然,这就是怀旧服重开的意义。

我要一个大房子

不用特别多的的房间

一个房间住着朋友

一个房间有我们过去所有的回忆

有一天我们慢慢一起老了

我们坐在一起看老友记

也许聊聊我们回不去的17岁

做了一个决定此生就此不同。

后记:其实写文章是从薄到厚,再从厚到薄的过程,定稿的时候我又把此文读了一遍又一遍,离我完成初稿时已经删减掉了太多,纵然初稿显得冗长臃肿,却仍然无法尽诉我十五年以来始终如一,对魔兽的、对暴雪的爱。在删掉每一字,每一句,每一段的时候我都感觉心如刀割,也在修修改改的过程中几度激动落泪,就像2年前在安纳海姆中心,J. Allen Brack公布怀旧服时一样,现场观众在尖叫声中抱在一起痛

客服X

7X24H服务

销售:850000776

技术:850000776

  • 在线客服